其實我才看快要到一半而已。
  但在公車上,我看到郭力跟令狐那段就快受不了了。

  很想用盡力氣的抓住自己的頭髮,痛哭大喊、聲嘶力竭。
  嘴裡吐出的是不成詞的文字,也或者是難以入耳的髒話連連。

  很噁心。很變態。
  那種快窒息了的呼吸、快停止了的心跳聲,實實在在的傳達了我不要。
  我只能不斷地哀求著想拒絕、想抽離。
  那樣的世界足夠讓整個自我完全崩潰掉。

  喔。不過,這一切都是想像。
  只是一個很簡單透著自己的腦袋想像自己可能會有的情緒。

  而實際上是,我很冷靜。

  冷靜得就像是瘋狂了一般。
  我想。

regener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