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情總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時候就消逝得特別快。

  我怎麼了?我也不清楚。
  只是疲乏了這一切。好像已經無味了呢、生活。

  就連想表達些什麼都有點懶惰,
  聽著誰又認識了誰,又接觸了誰,然後喜歡上了誰,想支持誰。
  突然就覺得有一種暈眩感,好像遠離了很久,或者是說好像自己跟誰脫離了這個世界的味道。

  之後開始想著想著。
  原來我看球的快樂時光也僅只是在看日本隊打球的時候。
  那個屬於在二零零六年七月暑假的瓊斯盃、那個屬於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在暑假的世錦賽。
  所以,是的,我不是真的喜歡上了誰,而是愛上了那個自己與別人對話中的妄想罷了。

  講真格的,現在看的SBL場次沒有一場是快樂的。
  說真格的,現在看的棒球賽沒有一場是快樂的。
  我只是自以為有在高興著。但內心好像有一個很大的空洞。
  只不過是貪婪的以為那樣笑著看球就真的能填滿那個洞,並不是實際上真的在快樂著。

  Swindler.



  然後說件事實,不是真心所喜歡的話,或旁邊也不是真正的同好的話,那麼是不會快樂的。
  那種充其數的或則是非出自於自願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generation 的頭像
regeneration

LoVE☆

regener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